便民石泥门户网站>社会>产检结果出来后,我被婆婆和老公架到手术台上

产检结果出来后,我被婆婆和老公架到手术台上

 

每天阅读故事应用作者:空

"明天民政局见."

余素素说这句话时,表情很平静。

余素素今年才30岁。她在镜子里已经有了一些白发。她苦笑着看着打包好的行李和一句话也没说就想快乐地离开家的男人。

“我要走了。”在最后一刻,李佳明彬彬有礼,体贴入微。这张脸看起来很平静。要不是这些天他脸上的冷漠,余素素觉得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告别,就像以前每次出差一样。

门开了,男人笔直修长的身材,让余素素的眼睛有些恍惚。

许多上班的人讨厌星期一,说它是黑色的,但是余素素讨厌星期二。

两个多月前的星期二,她的平静生活完全被打乱了。

那天,她准时去医院体检。

林晓黎抓住她的胳膊,伸手摸了摸她的大西瓜肚子。她笑着说,“我的教母马上就要出来了。她很担心。”

余素素笑着摇摇头。他看着她说,“别胡说八道。我岳母听不太清楚。”

"嘿,他们家的王位还在等着继承,所以他们必须生男孩!"

余素素无助地看了她一眼。林晓黎显然不高兴,他补充道:“现在是什么年代,这么封建?”

余素素心里也很痛苦。她的岳母到处都很好,但她只想有孙子。她已经和李佳明结婚7年了。她很难怀孕。老太太高兴地笑着喊:“我的曾孙,曾孙!”

林晓黎把苏苏扶到医院走廊的长椅上坐下,替她抱怨道:“我说你已经在这里8个月了。你丈夫陪了你几次?”

"他很忙。"

“多忙的屁啊!你是唯一习惯他的人。”林晓黎看着她,好像她是钢铁一般。"你太容易欺负人了,现在就让李佳明吃东西。"

余素素摸了摸她的肚子,静静地坐在椅子上。这时,一位留着卷发、穿着时髦服装的60岁妇女冲了过来。她满脸笑容地坐在他们旁边,一个劲儿地道歉。“苏苏,妈妈迟到了。是你吗?”

余素素笑着摇摇头。“不,妈妈,你只需要在家休息。你不必来。”

“是的,是的,看看我的曾孙。”老太太微笑的眼睛都被切开了。我可以看出她对孩子充满了期待。

“我待会儿去看医生。我已经把所有的红包都准备好了。”老太太说,从口袋里伸出一个红色的角。

余素素轻轻点头。事实上,她自己也想要一个女儿。她的眼睛最好像李佳明的。他的眼睛比她的好。

不幸的是,所有这些幻想那天都变成了泡沫。

看完电影后,男医生皱起眉头,对她说:“这个孩子有一个小小的大头和短腿。”

“医生,发生了什么事?”

男医生推了推眼镜。“只是...侏儒症。

一瞬间,三个人都傻了,没人说一句话,半天,余素素才回过神来,“医生,会不会错了?以前的考试怎么可能不总是好的呢?”

“错了吗?这怎么可能呢?我已经说了我想说的一切,剩下的你可以考虑。”

医生放弃了这句话,并置之不理。余素素看着婆婆。她布满皱纹的脸变得更皱了。

从那以后,她的婆婆一直在走廊里打电话。

林晓黎用相当不满的语气看着她。“我没说你,你岳母一直在大声打电话,希望全世界都知道。”

"她一直有那种脾气,情不自禁。"

林晓黎撇了撇嘴,小心翼翼地把她混了起来,“我可以告诉你,耳朵不要软,不要听风就是雨……”

林晓黎话音未落,余素素的婆婆又走了过来,看着她一脸尴尬,“素素,不要怪妈妈残忍,妈妈问了几个邻居,还和家明讨论过……”

余素素很困惑。“妈妈,我们在讨论什么?”

婆婆还没来得及回答,余素素的手机就响了。是李佳明。他只说,“苏苏,照我妈妈说的做。”

“该怎么办?”她迷惑不解地问道。

“我在开会。我会等到回家。挂断电话。”

嘟嘟忙音,让余素素一头雾水,她看着婆婆,老太太垂着头,似乎在挣扎什么,林晓黎拉着她的胳膊,“什么情况?”

余素素摇摇头,低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们先走吧。我的单位还有工作要做。”

送完婆婆后,余素素摇下车窗,呼吸了点新鲜空气。根据她对这位老太太的理解,情况不是很好。她通常被她的大笑吓坏了。她无法在心里隐藏任何东西。今天她异常安静。

当她颤抖的时候,突然一个刹车打断了她的思绪。

“怎么了?”素素忙护着肚子问林晓黎。

林晓黎握着方向盘,咬牙切齿的看着不远处,“他不是开会吗?你为什么在这里?”

余素素低头看着她的眼睛,突然她的呼吸停止了。

李佳明带着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走在路上,举止亲密,双手包在大包里。她遇见了那个女人。在他对自己说之前,这个人是他搭档的妹妹,吴敏。

“我该怎么办?”林晓黎后来问她。

余素素呆了半天,嘴里冒出一句话:“我不知道。”

“你叫他!”

"很好"素素连忙抓起电话,拨了拨手抖得厉害。

电话铃响时,她看到李佳明微微皱眉,不耐烦地拿起电话。“我不是说我在开会吗?我能帮你什么吗?不是跟你,照我妈妈说的做!”

余素素拿着手机,什么也没说。她只是看了两个人半天,然后对林晓黎说:“带我去办公室。”

在素素有些魂不守舍的时候,李佳明和吴敏的影子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那天下午,她收到了另一个坏消息:换岗!

“换工作?”余素素大吃一惊,说道,“但是我还没有做任何规划工作。再说,我的身体也是……”

“不到,别激动,你看看公司的现状,你这个职位是要取消的,我们这样做是为了你考虑,你想让你有个孩子然后找到工作有多难,公司这是从人性的角度出发,为每个员工规划未来的职业生涯。”人力资源经理的脸上充满了招牌式的傻笑。

“谢谢你的关心。我的职业生涯不是由公司规划的。”

这也许是余素素一生中说过的最艰难的话。然而,当她回到座位时,她的位置不见了。站在办公区的走廊上,她生平第一次感到无助。

余素素像一只受伤的小动物一样躲回了母亲的家。桌子非常安静。她母亲瞥了她一眼。“你是怎么回来的?家明在哪里?”

"他很忙。"余素素敷衍地回答道。

“你最近怎么样?”

“不错。”余素素接过盘子,放进嘴里。突然,她的胃猛地一涌。她拖着肚子跑去厕所。

“哇”的一声,看来心脏、肝脏、脾脏和胃都要它们筑巢。

她妈妈追着她,揉着她的背。“唉,你一直跟着我,这个月还在呕吐。”

余素素笑着擦了擦嘴,“别担心,这说明孩子很健康。妈妈,如果……”

她想问,如果李佳明背叛了自己,她能要求离婚吗?

但她没有要求这样做,她听到妈妈说,“妈妈知道家明的事。苏苏,听妈妈的建议,有些事情会闭眼过去。让我们像妻子一样慷慨。”

余素素在里面等了一会儿,看了她妈妈半天。“妈妈……”

她的母亲长长地叹了口气,由衷地看着她说,“你必须有耐心。只有当云散去时,你才能看到月亮。要善良听话。”

余素素不再说话了,她的母亲一直都是这样,从小,她的生活就负责“听话”,她的母亲把她的一切安排得清清楚楚,恰到好处,一切都是手工做的,一手包办,甚至她和李佳明的婚姻也是如此。

“妈妈,我想……”

“你想要什么?快回家。”

余素素把她疲惫的身体拖回家。

李佳明第一次很早就下班了。他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他看见她走进房间,站起来抱着她。

公平地说,李佳明人很漂亮。尽管两人在约会,但余素素觉得,就各种条件而言,他是她所有约会伙伴中最好的一个。因此,当她母亲催促她结婚时,她没有拒绝。

余素素想,李佳明今天对她特别渴望。也许男人都是这样,偶尔有些内疚的想法,离婚的想法不知怎么被压制了。

余素素不同于林晓黎。林晓黎是那种不能容忍眼里有沙子的人。但她不是余素素。她一生的愿望是过没有风和浪的生活。

然而,她的稳定被第二天的突然变化打破了。

第二天一早,余素素醒来时,她的母亲、婆婆和李佳明严肃地看着她。

她揉揉睡意朦胧的眼睛,看着母亲。不明所以地问道,“妈妈,你为什么在这里?”

她妈妈什么也没说。半小时后,她几乎被三个人带到医院。

当她躺在手术台上时,她马上就知道了。

余素素拉着李佳明的手,恳求道,“家明,等一下。这不一定是那天的结果。也许在未来的日子里会有变化。”

李佳明看着她的眼神冰冷,没有说话,只是用力推了推她的手。

一切都太迟了,让她大喊大叫,让她歇斯底里,都无济于事。

当李佳明签字时,她的眼睛没有眨一下。她的婆婆擦去眼泪,看着她说,“苏苏,不要责怪你妈妈太残忍了。如果你生下一个侏儒,你和家明这辈子都会毁了。”

余素素醒来时,听到护士小声说,“是个男孩。他很健康。真遗憾。”

林晓黎迟到了。她非常生气,额头上青筋毕露。她看着面无表情的余素素。她感到苦恼和谦卑。“苏苏,你好吗?”

余素素点点头。“很好。”

“素素,你想干什么?你想让我帮你找个律师吗?我们不能无缘无故被欺负!”

林晓黎一句话也没说。余素素看见妈妈慢慢走过来,侧身看了林晓黎一眼:“小李,素素累了,你何不先回去,明天再来?”

林晓黎没有离开的意思,笑了笑说:“反正我是一个人。今晚我会和苏苏在一起。”

余素素看到母亲的脸瞬间变色。她不理林晓黎,坐在苏苏的床边。她握住她的手说,“苏苏,这就是生活。你还年轻。你以后会和家明一起努力的。唉,这也是我妈妈的错。那时,她被你岳母迷住了。你们...不要责怪你妈妈...她疯了。”

余素素看着母亲,虚弱地笑了笑。“妈妈,你也累了。回家让小李陪我。”

“苏苏……”

“妈妈,我累了。”

余素素说着闭上了眼睛,事已至此。,不必白费口舌。

余素素回家休息的那天,李佳明每天都早早回家,对她关怀备至。

婆婆直接搬到他们家,每天给她端上美味可口的食物。

林晓黎找到了一名私家侦探,检查了李佳明和吴敏之间的关系。

余素素只知道她怀孕没多久,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苏苏,来吧,喝点能强身健体的汤."李佳明的语气很温和,好像以前签名的人不是他。

“我知道你怪我,苏苏,不要这样,我不想,孩子走了,我也难过,你乖乖的,喝汤,不要煮坏身体。”李佳明语气很抱歉,眼神很真诚,听起来像是真的爱自己。

余素素的心突然软化了。经过七年的夫妻爱情,她不愿和他分手。经过几天的精心照料,她不禁想到他在受苦之后又回来了?你想再给他一次机会吗?

“放屁!即使没有吴敏,也会有张敏、李玟、赵敏、王敏...简而言之,苏素,不要心软。”一个月后,在咖啡馆里,林晓黎的态度极其坚定,没有回旋的余地。

“但是...最近……”

余素素仍在考虑保卫李佳明。一个多月来,李佳明的行动是显而易见的。他每天准时回家,对她很体贴,提醒她恋爱的时候。

林晓黎拧起眉毛盯着她:“你不会又心软了吧?”

余素素看了她一眼,没有直接回答,但代表默认不出声。

林晓黎叹口气看着她,递过来一张纸。“你认为他最近对你好吗?看啊。我一直在找我的朋友。”

余素素看着报纸,写道:“5月8日,贾茹饭店203室;5月11日,印象酒店316室,5月13日……”

一整页的开房记录。

余素素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林晓黎冷冷地哼了一声,看着她说:“我今天一直在找你。在这里没有其他意义。你看,对面的501号旅馆已经入住将近半个小时了。你想……”

“我要回去了。”余素素抓起包,正要跑,这时林晓黎举起了胳膊。“逃跑不是问题,苏苏。你不可能始终如一。”

“你想让我做什么,你在做什么?”就在素素瞬间崩溃的时候,声音激动的夹杂着哭腔。

“我真的...妈的!”林晓黎脱口而出,“我要你认清现实,不要再躲藏了!”

“不管我藏不藏都是我的事。我不需要你管好你自己的事!”

两人不和。余素素当然没有勇气。和林晓黎分手后,她转身坐在商店里,盯着旅馆的门。

她试图让自己相信林晓黎在骗她,但当她看到吴敏把李佳明抱出酒店时,她打开钱包,对服务员说:“请结账。”

李佳明是一名合格的演员,没有人比他的演技更好。晚上,他紧紧地抱着余素素,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老婆,我好想你。”

李佳明给她涂了一会儿墨水。看到她不知道,她哼了一声,转身睡觉。

余素素失眠了。她侧身看着附近的男人,觉得奇怪。李佳明轻轻地哼了一声,把她拉进怀里。

只是轻轻一拉,余素素不争气地哭了,她讨厌自己的懦弱,讨厌自己不能和林晓黎这么干脆利落。

命运对她来说似乎总是更加强烈。一天结束时,一个开红色跑车的女人拦住了她。

(作品名称:结尾,作者:空。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福建快3投注 江苏11选5

作者:匿名

© Copyright 2018-2019 redroving.com 便民石泥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